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王中王特马资 >
辽史·列传·卷十曾道人
发布日期:2019-11-01 16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张俭,宛平人,性端悫,不事外饰。统和十四年,举进士第一,调云州幕官。故事,车驾经行,长吏当有所献。圣宗猎云中,节度使进曰:“臣境无他产,惟幕僚张俭,一代之宝,愿以为献。”先是,上梦四人侍侧,赐食人二口,至闻俭名,始悟。召见,容止朴野。访及世务,占奏三十余事。由此顾遇特异,践历清华,号称明干。开泰中,累迁同知枢密院事。太平五年,出为武定军节度使,移镇大同。六年,入为南院枢密使。帝方眷倚,参知政事吴叔达与俭不相能,帝怒,出叔达为康州刺史,拜俭左丞相,封韩王。帝不豫,受遗诏辅立太子,是为兴宗,赐贞亮弘靖保义守节耆德功臣,拜太师、中书令,加尚父,徙王陈。

  重熙五年,帝幸礼部贡院及亲试进士,皆俭发之。进见不名,赐诗褒美。俭衣唯䌷帛,食不重味,月俸有余,赒给亲旧。方冬,奏事便殿,帝见衣袍弊恶,密令近侍以火夹穿孔记之,屡见不易。帝问其故,俭对曰:“臣服此袍已三十年。”时尚奢靡,故以此微讽喻之。上怜其清贫,令恣取内府物,俭奉诏持布三端而出,益见奖重。俭弟五人,上欲俱赐进士第,固辞。有司获盗八人,既戮之,乃获正贼。家人诉冤,俭三乞申理。上勃然曰:“卿欲朕偿命耶!”俭曰:“八家老稚无告,少加存恤,使得收葬,足慰存没矣。”乃从之。俭在相位二十余年,裨益为多。致政归第,会宋书辞不如礼,上将亲征。幸俭第,尚食先往具馔,却之;进葵羹干饭,帝食之美。徐问以策,俭极陈利害,且曰:“第遣一使问之,何必远劳车驾?”上悦而止。复即其第赐宴,器玩悉与之。二十二年薨,年九十一,敕葬宛平县。

  邢抱朴,应州人,刑部郎中简之子也。抱朴性颖悟,好学博古。保宁初,为政事舍人、知制诰,累迁翰林学士,北京10个在售楼盘违法违规被查涉及华润、金地、万科、保利等多家,加礼部侍郎。统和四年,山西州县被兵,命抱朴镇抚之,民始安,加户部尚书。迁翰林学士承旨,与室昉同修《实录》。决南京滞狱还,优诏褒美。十年,拜参知政事。以枢密使韩德让荐,按察诸道守令能否而黜陟之,大协人望。寻以母忧去官,诏起视事。表乞终制,不从;宰相密谕上意,乃视事。人以孝称。及耶律休哥留守南京,又多滞狱,复诏抱朴平决之,人无冤者。改南院枢密使,卒,赠侍中。初,抱朴与弟抱质受经于母陈氏,皆以儒术显,抱质亦官至侍中,时人荣之。

  马得臣,南京人,好学博古,善属文,尤长于诗。保宁间,累迁政事舍人、翰林学士,常预朝议,以正直称。乾亨初,宋师屡犯边,命为南京副留守,复拜翰林学士承旨。圣宗即位,皇太后称制,兼侍读学士。上阅唐高祖、太宗、玄宗三《纪》,得臣乃录其行事可法者进之。及扈从伐宋,进言降不可杀,亡不可追,二三其德者别议。诏从之。俄兼谏议大夫,知宣徽院事。时上击鞠无度,上书谏曰:

  臣窃观房玄龄、杜如晦,隋季书生,向不遇太宗,安能为一代名相?臣虽不才,陛下在东宫,幸列侍从,今又得侍圣读,未有裨补圣明。陛下尝问臣以贞观、开元之事,臣请略陈之。臣闻唐太宗侍太上皇宴罢,则挽辇至内殿;玄宗与兄弟欢饮,尽家人礼。陛下嗣祖考之祚,躬侍太后,可谓至孝。臣更望定省之余,睦六亲,加爱敬,则陛下亲亲之道,比隆二帝矣。臣又闻二帝耽玩经史,数引公卿讲学,至于日昃。故当时天下翕然向风,以隆文治。今陛下游心典籍,分解章句,臣愿研究经理,深造而笃行之,二帝之治,不难致矣。臣又闻太宗射豕,唐俭谏之;玄宗臂鹰,韩休言之;二帝莫不乐从。今陛下以球马为乐,愚臣思之,有不宜者三,故不避斧钺言之:窃以君臣同戏,不免分争,君得臣愧,彼负此喜,一不宜。跃马挥杖,纵横驰骛,不顾上下之分,争先取胜,失人臣礼,二不宜。轻万乘之尊,图一时之乐,万一有衔勒之失,其如社稷、太后何?三不宜。傥陛下不以臣言为迂,少赐省览,天下之福,群臣之愿也。

  萧朴,字延宁,国舅少父房之族。父劳古,以善属文为圣宗诗友。朴幼如老成人。及长,博学多智。开泰初,补牌印郎君,为南院承旨,权知转运事,寻改南面林牙。帝问以政,朴具陈百姓疾苦,国用丰耗,帝悦曰:“吾得人矣!”擢左夷离毕。时萧合卓为枢密使,朴知部署院事,以酒废事,出为兴国军节度使,俄召为南面林牙。太平三年,守太子太傅。明年,拜北府宰相,迁北院枢密使。时太平日久,帝留心翰墨,始画谱牒以别嫡庶,由是争讼纷起。朴有吏才,能知人主意,敷奏称旨,朝议多取决之。封兰陵郡王,进王恒,加中书令。及大延琳叛,诏安抚东京,以便宜从事。兴宗即位,皇太后称制,国事一委弟孝先。方仁德皇后以冯家奴所诬被害,朴屡言其冤,不报。每念至此,为之呕血。重熙初,改王韩,拜东京留守。及迁太后于庆州,朴徙王楚,升南院枢密使。四年,王魏。薨,年五十,赠齐王。子铎剌,国舅详稳。

  耶律八哥,字乌古邻,五院部人。幼聪慧,书一览辄成诵。统和中,以世业为本部吏。未几,升闸撒狘,寻转枢密院侍御。会宋将曹彬、米信侵燕,八哥以扈从有功,擢上京留守。开泰四年,召为北院枢密副使。顷之,留守东京。七年,上命东平王萧排押帅师伐高丽,八哥为都监,至开京,大掠而还。济茶、陀二河,高丽追兵至。诸将皆欲使敌渡两河击之,独八哥以为不可,曰:“敌若渡两河,必殊死战,乃危道也;不若击于两河之间。”排押从之,战,败绩。明年,还东京,奏渤海承奉官宜有以统领之,上从其言,置都知押班。后以茶、陀之败,削使相,降西北路都监,卒。

  论曰:张俭名符帝梦,遂结主知,服弊袍不易,志敦薄俗,功著两朝,世称贤相,非过也。邢抱朴甄别守令,大惬人望,两决滞狱,民无冤滥。马得臣引盛唐之治以谏其君,萧朴痛皇后之诬,至于呕血。四人者,皆以明经致位,忠荩若此,宜矣。圣宗得人,于斯为盛。

  诗加以褒奖称美。张俭只穿粗丝织成的绢帛,每餐只食一菜,按月发的俸禄有节余的,便拿来接济亲朋旧友。一次正当冬天,在皇上歇息之便殿奏报事务,皇上见他袍子破旧,暗里派近侍用火夹穿个洞做上记号,每次见到他都没有换下来。皇上问其缘故,张俭回答说:“我穿这件袍子已经三十年了。”当时崇尚奢侈华丽,所以用这种做法微言讽喻皇上。皇上怜悯他清贫,让他任意取用内府物品,张俭奉诏后只拿了三匹布出来,因此更加受到嘉许重用。张俭有五个弟弟,皇上想一并赐给他们进士及第出身,张俭坚决推辞。有司捉住了八个盗贼,已经斩首之后,才又捉拿到正犯。被斩首者的家人申诉冤曲,张俭接连三次请求审理。皇上大怒说“:你难道想要朕偿命不成?”张俭说“:八家老小冤苦无告,如果能稍稍加以存问抚恤,使他们能够收尸下葬,就足以安抚活着和死去的人了。”皇上于是听从了他的建议。张俭任丞相二十多年,对皇上大有辅弼补益之功。

  辞官归家,适逢宋人来信文辞不按礼节,皇上准备亲征。到张俭家中,尚食官吏先前往准备膳食,张俭推辞;进献葵羹汤饭,皇上吃得很美。然后便问他以对策,张俭极言陈说战事利害,并且说:“只需派一名使者责问就行了,何必劳驾皇上远征?”皇上听了很高兴,就作罢了。又亲临其家中赐宴,用过的器物珍玩都送给他。二十二年(1053)逝世,终年九十一岁,敕令葬于宛平县。

  马得臣,南京人。好学,博通古事,尤其擅长做诗。保宁间(969~979),历任政事舍人、翰林学士,常常参与朝议,以正直著称。乾亨初,宋国军队多次侵犯我国边境,皇上命他为南京副留守,又拜为翰林学士承旨。

  圣宗即位,皇太后临朝称制,马得臣兼侍读学士。皇上阅览唐高祖、太宗、玄宗三朝《本纪》,得臣便摘录其行为值得效法者进呈之。待到随从皇上伐宋,进言对投降的不可杀,逃走的不可追,二三其德者则另当别论。诏令依他所说去做。不久兼任谏议大夫,知宣徽院事。

  当时皇上打鞠..没有节制,得臣上书谏曰“:臣私下里考察房玄龄、杜如晦,隋末的书生,先前未遇太宗,怎能成为一代名相?臣尽管不才,陛下在东宫时,有幸列为侍从,现在又得以伴圣上读书,可惜对于您的圣明没有什么补益。陛下曾经以贞观、开元之事问臣,臣请大略陈述之。臣听说唐太宗事奉太上皇宴饮结束,则挽辇车至内殿;玄宗与兄弟们欢饮,尽一家人之礼节。陛下继承祖先之大任,亲身侍奉太后,可谓至孝。臣仍希望皇上能在早晚向双亲问安之外,亲睦六亲,加倍爱敬,那么陛下敬爱亲人之道,就超过太宗玄宗二帝了。臣又听说二帝潜心爱好经史,多次引导公卿讲学,以至于日暮。所以当时天下纷纷向往,蔚成风气,因此得以兴隆文治。现在陛下醉心于典籍,研习章句之学,臣希望陛下能研究经书之理,深加体会,诚心实行,那么像二帝那样的治世不难实现。臣又听说太宗射野猪,唐俭谏之;玄宗射鹰,韩休劝说;二帝没有不乐于听从的。现在陛下以击..走马为乐,依愚臣看来,有三不宜,所以不避刑罚陈说之。窃以为君与臣一同游戏,免不了会有争夺,为君的得手则为臣的愧赧,彼方败了此方高兴,这是一不宜。跃马挥杖,纵横驰骋,不顾上下之分别,争先求胜,失人臣之礼,二不宜。轻弃万乘之主的尊贵,贪图一时之快乐,万一在马上有什么闪失,那我们怎么向社稷和太后交待呢?此是三不宜。倘若陛下不以臣之言论为迂腐,能抽出时间看一下,这就是天下之福,曾道人,群臣之愿了。”谏书上达,皇上嘉赏、感叹了好久。不久得臣去世,赠太子太保,诏令有司资助葬事。

  萧朴,字延宁,国舅少父房之族。父萧劳古,因为擅长做文,成为圣宗的诗友。萧朴幼时便显得像个练达持重的人。成年之后,博学多智。

  开泰初,补为牌印郎君,任南院承旨,暂管转运事,不久改任南面林牙。皇上以政事问他,萧朴详细地陈说百姓之疾苦,国家用度之充盈与短少,皇上高兴地说“:我得到德才兼备的人了!”提升为左夷离毕。当时萧合卓任枢密使,萧朴知部署院事,因为饮酒旷废公事,出贬为兴国军节度使,不久召任为南面林牙。太平三年(1023),任守太子太傅。次年(1024),拜为北府宰相,迁任北院枢密使。当时太平已久,皇上留心于笔墨,开始制作谱牒以区分嫡出庶出,因此因争论嫡庶而诉讼之事纷起。萧朴有为政之才,能窥知皇上之心意,陈奏总是合乎皇上之意,朝廷大政议事大多由他来决断。封为兰陵郡王,进位为恒王,加中书令。及至大延琳叛乱,诏令萧朴安抚东京,可以不必请示而便宜行事。

  兴宗即位,皇太后摄政,国家大事一律托付其弟萧孝先。正逢仁德皇后因为冯家奴诬陷而被杀害,萧朴多次上奏陈说其冤枉,皇太后没有答复。萧朴每当想到此事,往往为之呕血。重熙初年,改封为韩王,拜为东京留守。及至迁太后于庆州,萧朴徙封为楚王,升任南院枢密使。四年(1035),封为魏王。不久逝世,终年五十岁,赠封齐王。子萧铎剌,国舅详稳。

  统和年间,因先人业绩任为本部吏,不久,升任闸撒犭戊(即抹里司官,掌宫卫之禁者),接着又转任枢密院侍御。适逢宋将曹彬、米信侵犯燕地,八哥因为随驾作战有功,提升为上京留守。

  开泰四年(1015),召为北院枢密副使。不久,留守东京。七年(1018),皇上命东平王萧排押率军攻高丽,八哥担任都监,到开京,大肆抢掠而回。渡茶、陀二河时,高丽追兵赶到。诸将都想让敌人渡过两河再行攻击,只有八哥认为不好,说:“敌人如果渡过两河,必定拼死作战,这是个冒险措施;不如在两河之间攻击之。”排押听从他的话,与敌交战,失败。

  次年(1019),回到东京,奏称渤海承奉官应该设官加以统领,皇上听从他的话,设置了都知押班。后来因为追论茶、陀之战的失败,削夺其使相之职,降为西北路都监,不久去世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